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资料北京人口缘何快速增长

2018-11-30 18:12:24

资料:北京人口缘何快速增长

近几年,北京市人口增长迅猛,北京人口控制目标一再突破人口规划,人口控制政策难以有效发挥作用。统计显示,1949年,北京市常住人口是420.1万,1960年为739.6万,1986年突破1000万,2004年为1492.7万,2010年则高达1961万。   北京市人口快速增长,特别是在本世纪初个十年,年均增长57.9万人,远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持续增长的人口,对交通资源和环境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目前仍处在现代化中期,仍处在“四化”快速推进过程中,即城市化、工业化、市场化和全球经济一体化快速推进过程中,这些因素,都推动了人口增长。除了这些共有的因素之外,造成北京市人口迅速增长的原因,还有下列一些:   □城市性质多功能所致   根据国外发展经验,首都的多元化功能定位,往往会对各类人口产生巨大的吸引力,进而导致大量人才向首都的聚集,出现人口规模膨胀的现象。如东京、伦敦、巴黎等都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中,东京市的人口占到了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伦敦占到了八分之一,大巴黎和首尔各自分别达到了五分之一。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其多元化的功能定位也对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人才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导致人口数量的大量增加。   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和教育中心,集中了中央部委、党政机关、军队等大量机构。虽然近年来,随着改革的推进,精简了一些机构,但由于改革的时断时续,又同时增设了大量的机构。这些增设的机构,所需要的人员是面向全国的。精简下来的人员,不可能退出北京的户籍指标。增设的人员,又要增加新的北京户籍指标的供给。近年来,中央部委机构愈加庞大,每年需要替补退休和离职的人员数量增多,给北京市增加的户籍人口也就多了。他们精简出来的行政领导和富余干部,不仅不会离开北京返回原籍抵消新招人员,而且还会依靠原来的关系设立政府直属的各类事业单位继续扩大编制招收新人,吸引更多的外来人口变成北京的高端常住人口。此外,北京高校集中,特别是教育部直属的高校,大量集中在北京。近年来随着高校大规模的扩招,1995年开始的高校持续大规模面向全国扩招,不仅在校生成倍增加,更重要的是每年招收外省市大学生,近一半毕业后都滞留在北京,加上他们的配偶、子女和随行父母,基本上是1与3的比例关系,即一个京外学生留京,5至10年之后,一个京外学生就可能带来三人。此外,还有京外大学生流入寻找工作,以及大批在京的备考生和他们的陪伴家属,这些都是纯粹的高端常住人口,他们的消费构成新增的市场需求又吸引更多的流动人口到北京打工就业。   □北京经济发展水平高,对外来人口产生强大吸引力   中国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的步伐加快,人口城市化速度几乎每年增加一个百分点。本世纪以来,增长速度进一步加快,每年城市化步伐超过一个百分点。中国目前仍然处在人口城市化快速推进时期。这既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也是中国整体现代化进程的重要体现。2011年,中国人口城市化水平已经突破了50%。在人口城市化迅速发展的同时,也形成了相当一批的以都市为核心的巨型城市带。目前,以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城市群,已经成为中国北方集聚人口多的城市群。仅京津两地,目前常住人口已超过了3300万。   人口迁徙主要是由经济原因引起的。只要迁入地比迁出地的经济发展水平高、就业机会多、收入水平高,人们对迁移的预期工资高于原工资水平,就会造成低收入地区的人口向较高收入地区流动。北京经过多年发展,形成了诸多其他地区难以相比的优势资源,这包括,政府公共资源非常丰富,是全国信息的发源地,对企业和人才具有巨大的吸引力;经济发达,经济形式多样,且经济发展速度非常快。经济高速增长和高水平发展带来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发展空间和改善境遇的机会,对劳动力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北京同时又是一个国际交往中心,是全国智力资本密集和教育水平的地方,就业人口平均学历水平居全国首位,这对追逐智力资本和优质教育资源的企业和人才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北京辐射全国,吸引了大量在其他地区难以举办的大型国际国内活动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如会展业,这进一步加强了相关资本、产业和人口向北京的集中。   □经济增长带来的就业量增加难以避免,并催生了人口规模的增加   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允许劳动力自由流动,中国人的自由度得到较大程度提升,这本身是整个社会进步的重要体现。与此同时,政府制定的各项政策措施,实际上也都是有利于推动人口增长的措施。例如,北京要建设宜居城市,建设首善之区,低廉的公交费用,北京精神是“爱国、创新、宽容、厚德”,特别是对外来人口包容等,这都是北京城市文明的体现,并对外来人口产生巨大的吸引力。近年来,北京改善了外来人口子女、特别是农民工子女接受教育的条件,使他们在同样的阳光下享受同样的温暖。这些都体现了社会主义条件下人人享有平等权益的主题。但同时也使北京陷入了这样一对矛盾,经济增长愈快、北京城市愈“宜居”、文明程度愈高,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也就愈大,外来人口增长也就愈加迅猛。这实际上也是经济增长与社会文明程度提高所带来的困境,即外来人口数量急剧增加和资源环境与城市管理之间的诸多矛盾。北京目前所面临的这些困境,实际上也是为国家整体的现代化做出了贡献。   □北京内在需求,引入年轻劳动力缓解北京人口老龄化迅速提升的压力   一个人口老龄化严重的城市,由于抚养比持续升高,劳动力平均年龄上移,会影响经济增长的活力。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北京市60岁及以上的人口246万,占比12.5%,65岁及以上的人口为170.9万,占比8.7%。国际上一般认为60岁以上的人口比重达到10%以上,65岁以上的人口比重达到7%以上,就属于人口老龄化,从这一标准来看,2000年北京已经属于人口老龄化城市。北京目前常住人口中有704万外来人口,由于外来人口中老龄人口比重较低,在北京市704.5万外来人口中,65岁及以上的人口只有12.6万,占1.8%,占比很低。如果没有大量的年轻劳动力流入,北京65岁及以上老龄人口将达到12.5%,即每8个北京人口中,就有一个是65岁及以上的老龄人口。因此,大量年轻劳动力涌入,延缓和推迟了北京的老龄化速度,为北京经济的持续发展增添了活力,这实际上也是北京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   上述四个方面,是北京人口、特别是外来人口迅猛增长的主要原因。   (作者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市人口研究所顾问 陈剑)

液压机
鲜奶巴氏杀菌机
玻璃钢管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