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对话高校富二代从小被规划人生

2018-12-03 16:38:56

对话高校“富二代”:从小被规划人生

国内

对话高校“富二代”:从小被规划人生 来源:中国青年报:admin

浏览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时间:2010年5月09日 01:33

北京电影学院学生 王一坤

浙江万里学院学生 谢冰沁

南京理工大学学生 张淼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生 杨柠宁

自去年以来,被称为“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们伴随着质疑进入了公众视野。“不求上进”、“追求享受”、“炫富”等标签一时间似乎成了“富二代”的同义词。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张茵的一句“不要歧视富二代”将公众的视线再一次拉到“富二代”这一特殊群体。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学生近日走访了数所高校,走近大学生“富二代”,发现他们在人前的光鲜背后,却有不被人理解的压力和无奈。

“我们有被父母规划好的人生”

就读于北京一所高校的王鑫外表很普通,说话也很低调,只是不经意间抬手露出的劳力士手表暴露了他的“富二代”身份。王鑫的父亲是家族企业继承人,总资产大约有6000万元,母亲则在一家公司当销售总监。

对于社会给“富二代”贴的众多标签,王鑫表示并不认同。在王鑫看来,“富二代”有太多的苦衷:

“大家对我们的评说,不劳而获某种程度上还可以讲得通,但不思进取就太冤枉了。我3岁的时候就被老妈拖去上英语课、钢琴课,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快乐童年。

“上学以后我一直都很辛苦,我家家教很严,成绩要好,修养要好,还要跟着爸妈去各种场合应酬,深夜回家来赶作业。我并不觉得自己因为家里很怎么怎么样就轻松。相反,我从小到现在一直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比如说现在,我不仅要学好自己专业的课程,还要研究贸易、商务方面的东西。因为我已经帮我爸打理很多事情了,今天下午没课,别人都在打游戏、睡觉、跟女朋友玩,可是我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回公司看文件。”

不只王鑫,南京理工大学的刘欢欢对“富二代”的苦衷同样深有感触。

“从小爸妈就跟我说,自己喜不喜欢很次要,那是自私的想法,重要的是负起自己的,做适合自己的事。他们觉得我去爸爸那里做事了,我也没什么办法啊。就算有别的想做的事,也只能往后放放再说了,而且我早就习惯这样了。”

王鑫的父亲希望王鑫今后能够接管自己的企业。对于这种安排,王鑫感到无能为力,同时还透露出对普通人的羡慕。

“我很多时候也很羡慕身边的一些普通同学,总感觉他们的感情很铁,跟我却像隔了点什么。我觉得的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都很有动力。但我的路早就已经设计好了。”

“富二代”家长对孩子的人生规划,从教育一直延续到事业。

“我要去英国读书,什么专业家里早就定好了,没什么喜欢不喜欢,我读什么专业都一样。而且我以后干什么家里早定下了,从小就学这个学那个,其实没什么是为了我自己。”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上大学的李薇开着一辆红色宝马来接受采访,她一下车,那一身名牌衣服,立刻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是人们脑海中标准的富家小姐形象。

“她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钱”

出于自我保护,大多数校园里的“富二代”对待感情有颇多顾虑。

“父母具体干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们家在瑞士和新西兰都置有房产。”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读的刘思是典型的“富二代”,他穿着高中校服一样的运动服,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看起来比校园里普通的人还普通。

“我初中、高中的时候花钱挺多的。但后来喜欢过一个女孩,还没说几句话就在一起了。当时也傻乎乎的,谈恋爱嘛。后来我发现那个女孩特别特别能花钱,花我的钱,我就怀疑她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钱。再后来就是特别老套的情节了。我没开车,跟她说家里近遇上了麻烦,有点紧张。她一开始还好,安慰我几句,后来慢慢不怎么搭理我了,然后就分手了。”

这样“花钱谈恋爱”的阴影在刘思心里挥之不去,从此尽量低调,害怕“根本感受不到正常的感情”。在生活上,住宿舍,吃食堂,每个月的开销就1000元左右。

造型铝方通
二人牛牛游戏
星力游戏注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