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场景社交博尔特Blink上线50天估值1

2019-05-14 18:0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导语:Blink(快看)在产品还没有成形时,便于2014年6月取得了创新工场天使轮融资,8月顺利拿下红杉领投的1600万美元A轮(创新工场、 H capital、徐小平等跟投),估值直接飙近1.1亿美金,融资迅速堪称资本跑道上的博尔特!在几近零推行的情况下,产品上线至今达到近10万用户,其中日活用户3万。日生产图片10万张,也就是说,平均每秒就有一条图片信息产生。这 一切,它是如何做到的?

语境遭到了彻底摧毁,首先是由于插图和照片的大量侵入,后来是因为无主题语言的使用。这是尼尔波兹曼在其经典作品《娱乐至死》中对19世纪末作为新生形态的视觉媒介可能带来的后果所发出的充满pessimistic论调的预言。一个多世纪后人们发现,波兹曼的这1观点照旧适用(摧毁语境),只是,在场景社交产品异军突起的时代,插图和照片的智能化使用远比当年大放异彩。

异彩的释放投射在具体产品形态上,在商业发声的今天也许实在没有比从资本市场判断更直(jian)观(dan)贴(cu)切(bao)的角度了。在移动场景社交产品Blink(中文名快看)的创始人偏执的完善主义80后创业者施凯文看来,这种基于照片涂鸦情势的场景社交能击中人尤其是90后年轻人的情怀。

比如人们里存储的成百上千张照片,其实每张背后都在一定程度隐藏着某种社交动机。施凯文认为年轻人尤其渴望刷出存在感,但往往会由于诸如格调会不会太low、人品会不会被损之类的潜伏心理因素而将自己的这种表现/交流愿望搁置,无意识地将其掩埋。但是,一旦有某种突破口将其释放出来,对能够提供这类人性服务的产品来讲,将存在巨大市场。

于是,这个1988年出身的混血大男孩在2014年开始了自己的第三次创业生涯,一切顺利得让听者闻之都不得不感到热血沸腾: Blink在产品还没有成形时,便于2014年6月获得了创新工场天使轮融资,8月顺利拿下红杉领投的1600万美元A轮(创新工场、H capital 、徐小平等跟投),估值直接飙近1.1亿美金,融资迅速堪称资本跑道上的博尔特!

我就是想做一款能够真正击中人性需求的产品,并且要有美感。施凯文称,Blink作为一种以垃圾图片(即兴制作,没有必要保存)涂鸦形式交换信息的载体,有着别样魔力:让不大熟习的人可以在两天里迅速熟习起来!因为这种图片发出来既不用担心损人品,又可以轻松地以舒适的态度交换生活琐碎,不用端着,对于用户来说是一种非常棒的体验。

然而,任何产品在诞生初期都不免会经历尝鲜者和跟进者的阶段,在这之后,才会逐步沉淀出普通使用者以及怀疑者这是一个不能不经历的过程,而这种磨合需要的便是时间。比如,Snapchat初上线时,从300个用户发展到10000个用户用了3个月的时间,由10000个用户发展到300万个用户则用了大约半年的时间。

施凯文对易科技坦言,眼下的Blink正处于前1阶段产品主要在尝鲜者中进行,接下来会推进提升跟进者的活跃度。而在这个过程需要踩准几个节点,比如目标人群从意见到普通用户的扩散。找准发声点,进一步让他们带动对他们自身感兴趣的群体比如漫画师的粉丝,音乐圈的、时尚圈的等等,一个个试,随时调整。但是,施凯文的野心看起来要比他的年纪大得多他认为Blink未来一定会通吃。

作为Blink的活跃使用者,某投资人对自己所投的这款产品评价颇高:这类更好玩的短信其实延展性非常强,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但是,很有可能某一天它甚至会成长为一款平台性的产品。

以这位投资人对90后年轻人的理解,作为活在虚拟世界的一代,他们从自我身份确认到与他者交流沟通,非常需要这样一款产品去解决自身的存在感。

之所以在Blink还没有成形时便决定果断出手,除了看好社交产品这个天花板蛮高的大方向外,创始人是一个更重要的元素。该VC也向易科技道出了自己这些年的投资哲学变迁。

今天来看,该VC坚定不移地认为投资就是投人,而之所以选择下注Blink,大家主要也是被凯文的做事能力和为人魅力吸引。说到这里,坐在易科技对面的这位VC放下手里的杯子会心一笑,恍如在强调投的太对了!

对于当下的社交产品来说,往往并不存在技术壁垒或资源壁垒,那么该如何摆脱他人的复制,或者说,该如何让自己脱颖而出?

施凯文对此有着清晰的理解速度!如今Blink团队揣着充足资金,可以有更从容的做事心态,但我们必须让自己快速成长,所以现在大家每周都是6*12甚至6*14地上班,就是为了抢时间。不断地尝试,不断地调剂,只有培养起的用户基数,我们才能形成彻底甩开其他产品的壁垒。

想成为产业圈子里的博尔特,也真是需要蛮拼的。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用
益母颗粒适合什么人吃
中药调理月经量少
分享到: